咪呜

谢谢你和我一起玩呀!

【维勇】归途 (ABO) 06

  • AO  

  • 有飞船战舰外太空,没有机甲

  • OOC我的锅


前篇:01  02  03  04  05



空气中的味道越来越浓,维克托却丝毫没有要发情的征兆,并非勇利的信息素对他无用,相反正是因为效果太过明显,才会令他几乎完全沉寂下来。

Alpha优秀的感官此刻变得更加灵敏,他甚至感觉能够精准地掌控周围的一切变化。这简直是维克托梦寐以求的助力,无论是战斗还是任务,完全动用所有细胞去分析、思考,无疑将是最佳状态。

他不自觉地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来测试二者的融合度,这次似乎没有引起对方的反感,勇利依旧站在原地安静地看着他。

Alpha与Omega的信息素在空气中缱绻纠缠,两位主角却异常冷静,仿佛那缠绵的气息并非由他们所释放。但二人隐藏在冷静表象下的内心却都隐隐发热,这种感觉非常奇妙,他们都未曾在自己的人生中经历过。被好奇挠得心痒,两人都想更多地去尝试接触对方。

安静到只有呼吸声的房间里,维克托几乎能听到两人此起彼伏的心跳声,以及......猪排饭的滚轮从房间一侧滑到另一侧的声音。

 

勇利注意到男人的视线从他身上转移开来,他顺着对方看向自己的房门外,猪排饭正闪着红灯冲向他们,“主人主人,检测到您的信息素浓度超越正常值,开启紧急处理模式,请问您是否需要帮助。”

两人的气息骤然收敛,空气中的味道以极快的速度消褪,管家机器人屏幕上的数值也渐渐回到安全范围,它收起净化装置,小心翼翼地围着他们转了几圈,确定信息素浓度稳定在正常范围内才停下脚步。

回过神来的两人对视一眼,惊讶的发现彼此眼中都存有留恋,可现下显然不适合继续下去,维克托率先回到沙发上,拍了拍身边的空位。

轻咳一声,勇利来到男人身边坐下,鼓捣着智脑中的计划书。微微泛红的耳尖自然没有逃脱维克托的注意,他盯着耳廓边的黑发出神,心下对刚才的试探感到十分满意,青年给他带来的惊喜超乎想象,他似乎离真实更近了一步。

同样令他惊讶的还有那个大个子机器人,A学院的宿舍在配置上高于全帝国任何一所学院,对于不稳定因素的管控更是到了锱铢必较的地步。在监控警报有任何反应之前发现问题的存在并及时作出处理,可见它的监测敏感度几乎接近军用级别。

 

“勇利。”维克托靠近了注意力全在智脑上的青年,贴在他颈侧呼唤着,“你真的很特别。”

维克托说话间带起的震动让勇利有些不习惯,他往一侧让了让,男人却像牛皮糖一样粘了上来。

“我只是个普通的Omega,维克托。”

“不,你一点都不普通,至少对我来说。”他说,“你的信息素简直就是我梦寐以求的……”

勇利迅速转身捂住维克托的嘴阻止他即将出口的话语,“维克托,无论如何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。”

维克托抚上勇利的手背,开合的唇面搔刮着他的掌心,“当然,可从来没有一个Omega让我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想把他永远留在身边。”

从未与Alpha如此接触过的青年虽然面上无波,稍显慌乱的想要抽回手的动作显然出卖了他。像是被电流袭击了脊背一样,青年的身体微微颤抖,发力后撤想要脱离男人的桎梏。

这个过程竟意料之外的顺利,维克托也任由他从掌下逃跑,男人悠然自得地靠坐回后方,笑道:“请先把计划书发给我吧。”

维克托主动转移话题让青年的窘迫褪去稍许,低着头直到发送完毕的提示跳出屏幕,他才转过头认真地解释起来,“此次监测是慕沙军校的委托,旨在全程记录学生们的数据变化,基本上我会完全配合你们的训练,如果有任何计划改变等情况请及时通知我。”

“明白。”维克托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计划书上,两人之间一时陷入了沉默,勇利盯着自己的光屏,眼角却偷偷瞟向身边之人。

 

信息素融合的感觉和上一次实验中维克托单方面的施压完全不同,在勇利单纯作为抵抗方的情况下,维克托的信息素对他带来的影响并非情动,而是略微焦躁的感觉。陌生的焦躁感像是唤醒了他体内沉睡的火焰,产生一种想要战斗的冲动。

而当他们互相交融的时候,情况又发生了改变。头脑变得清晰,火焰沉到了四肢百骸,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处于极优的状态,却不会因躁动影响思考。

这对勇利来说是非常新奇的体验。

本职工作即信息素研究的他当然了解这不是Alpha和Omega该有的正常反应,但他们就是产生了这样难以解释的现象。

 

“怎么了?一直看我?”头脑还处于极度清醒状态的维克托早就发现了勇利的视线落点,还是待计划书看得差不多才开口询问。

“不,没什么。”

“勇利也知道吧,自己这次工作也是实验的一部分。”

本想着接下来该正式进入工作流程的交接,没想到眼神依然停留在自己光屏上的维克托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即使知道对方没在看自己,勇利还是点了点头,“是的,我很清楚。”

男人此时差不多扫完了计划书,收起智脑靠在勇利身边轻声道:“如果有一天勇利愿意相信我的话,我希望能够了解你的想法。”

勇利斟酌了一下,才作出了回答:“抱歉,就算我很崇拜维克托,但是目前可能还不行。”

维克托不置可否地耸耸肩,话题就这样戛然而止,勇利摸不清维克托说出这些话的理由,男人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。

总觉得气氛一直在陷入僵局,勇利心想。

他试图把话题带回到工作上,点开了学生资料页面,询问着男人:“维克托对慕沙军校有了解吗?”

维克托瞟了眼勇利的光屏,发出一声轻笑,“呵,他们啊。”

他的态度很奇怪,这不像是维克托一贯对外的表现,勇利疑惑地看着男人,等待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


评论(8)
热度(212)
©咪呜 | Powered by LOFTER